琢.

.不可循环废物

【中敦】


  ☆设定原创。自行避雷。同居注意,但其实没啥关系(?)。
  
        ☆文慎点。问一下有人扩列吗。?
  
  ①
  
  …………
  
  中岛敦想,自己是否已深陷泥沼。
  
  空气一点点流失,他早已呼吸困难。
  
  银发的少年猛然弹坐起来,衣衫被冷汗浸湿贴在白皙皮肤之上,他急促地喘息着,声音撕扯开了夜里的静谧,中岛敦大口地,呼吸着氧气。
  
  他缓缓转过头,镜中的那双紫金色眸子,盛着恐惧,像易碎的彩琉璃,恍惚间一片素白的羽毛在眸中划过,尾翼却染着星星点点的浅灰,转瞬即逝。
  
  ……错觉?
  
  ……不,不是。
  
  他已经连续数日而感到窒息感然后惊慌醒来,然后瞧见镜中的自己,眸中出现的长羽从素白到染上黑,虽然只是一瞬,却在记忆里清晰无比。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洒在他的身上,少年的身影颀长缺单薄,中岛敦疲惫地合上了眸子,紧抿着少了血色的唇,昏昏睡去。
  
  ②
  
  「早阿,小鬼。」中原中也瞥见了一旁的中岛敦,薄唇轻启淡淡开口。
  
  「中原先生早安……」他应着,语气透着倦意。
  
  「啧,你最近不太对。」中原中也蹙眉,目光流连于中岛敦的眼旁,抬起手忽然抚着中岛敦的眼眶旁。
  
  「中、中原先生……?!」中岛敦微惊。
  
  中原中也只是淡然地收回了手:「你最近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没什么……」中岛敦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他的下巴忽地被中原中也钳住,扳了过来使他直视那双萤蓝色的眸子。
  
  中原中也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像深邃的海,而你溺于其中。
  
  「你没必要瞒着我,」中原中也顿了顿,放开了他,「小鬼,我应该知道的,我就必须要知道。」
  
  「中原先生……」中岛敦敛眸低语,「你会相信我吗?」
  
  他娓娓道来,语气无助又绝望。
  
  「我已经连续数日都在子夜时分惊醒过来,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中岛敦咬唇,挤出句子。
  
  「在梦中我感到有种窒息感,仿佛下一秒我就会死去,如此的真实。」
  
  「偶然间我瞥见镜中……」中岛敦无需多回忆,那个场景早就烙于他的脑海深处。
  
  在那片璀璨的紫金色中,素白的羽毛缓缓划过,一点一点被蚕食后消失。
  
  中原中也默言。
  
  片刻后,中原中也才开口,他说:
  
  「你今天先歇着吧,侦探社那边请个假好了。」
  
  「可是……」
  
  「去吧,敦。」中原中也轻勾唇角,浅浅道。
  
  中岛敦微怔。
  
  ③
  
  「真的要这样吗?中原先生何必为了人虎这样……」
  
  「闭嘴,芥川。」
  
  「……我知道了。您……确定?」
  
  「蒽。」
  
  ④
  
  「小鬼,起来了。」朦胧中好像有人在唤他,中岛敦轻哼一声,悠悠醒来:
  
  「唔……中原先生……?」他迷迷糊糊地唤着,眸子里噙着些许水雾。
  
  「是我。」中原中也抬手揉了揉中岛敦银白色的发,应着,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瓶子。
  
  他俯下身,望着床上的中岛敦,蜜橘色的发挡住了他的左眼,他轻声在中岛敦耳边低语:
  
  「张嘴。」
  
  中岛敦听话的张开嘴,眼睛却因为倦意睁不太开,他感觉中原中也喂了他什么,液体缓缓流进口腔,腥得他直蹙眉。
  
  这是什么?
  
  ……血?
  
  中原中也没有等他多问,只是淡淡道:
  
  「已经是晚上了,接着睡吧。」
  
  「晚安,你今天会有个好梦的。」
  
  END.
  
  
  …………
  
  设定如下:大概是人在子夜时会出现窒息感然后醒来,眸子里会闪过一片羽毛,随着时间推移眸中闪过黑羽时即窒息死于梦中。除非心爱之人甘愿为你盲一只眼然后将流下之血沾上一滴喂食于你。
  

【中敦】我连标题都不知道取什么这可怎么办

  ☆依旧玩梗x侵删(。
  ☆大概ooc。(?)
  ☆。难吃。慎点。不谈人生谢谢。写着写着好像就不是那个梗了。迷。
  ☆求你们给我梗(。)我也想怼自己一口好点的糖xx
  
  藏在半指手套下的长指轻轻拭去相册上的落灰,绽开一朵阴郁的灰。
  
  「蒽。?这是……」中岛敦翻开封皮,银白的睫羽轻颤。
  
  「诶…我当是什么呢。」他勾起唇角,唇边笑容清浅。
  
  那双萤蓝色的眸子讲目光移向身边人,中原中也从后面环住中岛敦,淡问:
  
  「这是什么,相册?」他从中岛敦手里接过旧册子,翻起书页沙沙作响。
  
  「啧。这是什么阿!」中原中也作势一把撕下某页上的照片。
  
  「太宰先生给我的…………。蒽……。据说有收藏价值。」中岛敦眨了眨眸子低头望去,微微张口浅浅道。
  
  「别撕阿中原先生!」中岛敦欲夺过旧相片可是还是快不过中原中也将它揉做一团扔进垃圾桶。「那样的中原先生、很、很可爱阿!」
  
  「…………你是?」欠怼了吗。
  
  中岛敦怯怯地回以一个眼神。
  
  没。中原先生。我不敢。可这着实不能用帅气来形容。
  
  「……这种东西留着干什么!!小鬼。以后离青花鱼远一点!」
  
  「可是不管怎样…中原先生您都是最好的。」中岛敦悄悄抬眸看了一眼中原中也,道。
  
  中原中也却只是将他拉进怀里,将头搭在中岛敦肩上。
  
  「那也要离青花鱼远点。」他淡淡道。
  
  「那张照片…………」中岛敦欲言又止。
  
  「人就在这儿。别看照片了。」中原中也堵了一句。
  
  「哦…………。」
  
  那好吧。中原先生。
  
  
  
  

【中敦】happy ending

     ☆内啥。我把自己作没了。然后换号了。
  ☆ooc。慎点。有点黑的敦敦和有点黑的啾呀。此篇中原先生视角。随笔短打。我瞎掰的。
  ☆内啥。有人k列吗。
  ☆夭寿啦。我的小清新文风呢。
  
  以上。
  
  
  ……………………。
  
  
  中原中也想。
  
  中岛敦的瞳孔可真好看。
  
  像盛满了细碎阳光的琉璃灯,易碎又美丽。
  
  而他觉得,如果撕扯下他素白的羽翼,深深碾入泥土,单薄而纤瘦、只属于他一个的中岛敦,才是最好看的罢。
  
  「小鬼。过来。」萤蓝色的眸子闪烁着危险的光,他缓缓开口,引诱猎物。
  
  「怎么了。中原先生。?」中岛敦撂下白皙长指轻执的笔,睫羽微颤,抬眸望向他。
  
  中原中也却只执过他的手,将短匕轻轻放在他的手中,指尖沁入浅浅凉意。
  
  「我把心给你。好不好?」
  
  然后。你把你的瞳孔剜下来给我,好不好?
  
  中岛敦却只微怔,轻轻道:
  
  「您当真。中原先生?」短匕的另一头抵着中原中也的胸口,中原中也俯下身在人耳边轻笑,薄唇轻启:
  
  「嗤。当然。」
  
  中岛敦敛着一双紫金色的眸子,银白的发间轻轻扫过中原中也的面庞。
  
  「那好呀。中原先生。」
  
  那好呀。我答应您。
  
  我把我最珍贵的送给您,您的心也只属于我。
  
    这算不算所的happy ending呢,中原先生?